• 周四. 4月 18th, 2024

养一头猪亏100元 河南首富一个月身家缩水近百亿

admin

9月 8, 2023

生猪价格跌至四年来新低,行业寡头垄断经营模式更加分化。

证券时报记者 赵丽云

春节消费浪潮过后,生猪养殖业开始进入产销淡季,本轮生猪周期的低谷已正式开始。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生猪屠宰价格创四年来新低,行业进入全面亏损。

生猪周期的节奏行情我们已经不再陌生,行业寡头也有自己的应对周期低谷的方式。 目前,以温氏股份、初盈农牧为代表的“公司+农户”轻资产模式,以及以牧原股份为代表的集约化重资产养殖模式都在快速发展,希望能够在行业寒冬中寻求突破。

生猪价格跌至四年来新低

“南做腊肉,北杀年猪”的春节消费旺季已过,生猪养殖业受淡季和周期性低点共同影响,面临肉价“滑铁卢” 。

“目前全国生猪平均出栏价格为11元/公斤,这个价格仅略高于2014年4月中旬的年度低点,与2010年夏季的价格低点基本持平。”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表示,目前国内生猪平均出栏价格创近四年来新低,行业实际平均每头亏损已达100元左右。

据悉,受春节期间需求提振以及多地大雪影响,2018年1月下旬国内生猪出栏价格一度上涨至15.2元/公斤,但高价只持续了两天。 2月3日起,全国生猪平均屠宰价格开始大幅下滑,一个月内跌幅接近30%。

生猪价格下跌的同时,饲料价格却上涨,进一步压缩了养殖户的利润空间。

2018年河南玉米价格走势显示,1月23日河南省玉米(14%)价格为1770元/吨,3月9日报价已达1880元/吨,上涨110元/吨。

对于目前农民的盈利情况,冯永辉为记者算了一笔账。 其表示,目前玉米价格为1元/斤,豆粕价格已达到3.3元/斤。 除去仔猪的成本,养一头猪的成本基本在900元左右。 目前仔猪的销售价格为每头400元左右,一头猪的综合成本达到1300元。 目前一头正常规格的出栏生猪售价在1200元左右,所以目前养猪基本上会损失100元。

目前生猪养殖户的盈利能力与两年前的周期顶峰有很大不同。

2016年6月左右,河南生鲜猪肉平均零售价格达到每公斤27元,猪粮比也达到12:1的历史高位,养殖户平均利润超过千元。 目前国内猪粮比已跌至5.6:1的盈亏红线。

“2015年10月后,政府设定了5.5:1的监管警戒线,此前一直是6:1。如果按照之前的猪粮比警戒线计算,目前整个行业处于亏损状态”。 冯永辉表示,猪粮比是衡量养殖是否盈亏平衡的关键数据。 它计算的是生猪价格与主要饲料玉米价格之间的比率。 虽然目前猪粮比尚未跌破5.5:1,但农民普遍亏损却是现实。

谈及近期生猪价格走势,第一财经分析师王艳杰也表示,上周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为18.86元/公斤,环比下跌5.87%。 生猪价格逐渐稳定,供需僵局再度出现。 随着长毛猪市场止跌,白条肉出厂价继续下跌,情况有所好转。 但由于终端需求低迷,生鲜销售市场再次陷入激烈竞争。

目前,生猪价格低位盘整,多数屠宰企业增量投放。 对其屠宰比例分析显示,虽然整体屠宰量略有增长,但生鲜销售比例普遍下降10%至15%。 屠宰量的增加分入仓库。 主要是市场提振力度不够。 同时,低价产品进入市场的竞争,使得大部分肉品企业的生鲜产品销售更加困难,部分周边出货量已经出现亏损。 近期生猪价格或仍将低位波动,终端需求难有好转。 预计短期肉价或易跌难涨。

牧原市值大幅缩水

与生猪价格高度相关的不仅是养殖户的利润,还有上市公司的股价。 2017年,在二级市场备受推崇的牧原股份,也在春节前后生猪价格大幅下跌的背景下,市值大幅下跌。

3月13日,以总股本11.58亿计算,牧原股份总市值为583亿元。 与1月23日公司股价最高点62.88元相比,这波猪价下跌已导致公司股价下跌12.52元/股。 此前,3月6日,牧原股份甚至冲破42.3元/股的近期低点,较最高点跌幅超过32%,总市值缩水238亿元。

在本轮下跌之前,牧原股份股价已连续上市半年多。 从2017年6月的23元/股左右,一路波动向上至2018年1月最高62.88元/股,半年多时间涨幅超过170%。

公开信息显示,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夫妇合计持有该公司65.05%的股份。 随着股价上涨,夫妻俩身价飙升,并于2017年重夺河南首富称号。近期股价下跌后,首富的资产也大幅缩水。 以3月13日收盘价计算,近一个多月时间,秦英林夫妇身价缩水约95亿元,跌幅约20%。

此前在河南上市公司集体活动上,秦英林公开表示,生猪周期会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每一次周期性波动都是行业的一次升级。 周期的低谷和疫情会让弱势企业和农户彻底退出,但对优势企业来说却是盈利和发展的机会。

牧原股份的底气来自于其集约化、规模化的养殖业务模式。

2014年牧原上市之初,生猪出栏量为189.5万头。 到2017年,公司生猪年销量猛增至723.74万头。 根据2017年年报,牧原计划2018年销售生猪1100万至1300万头。

如果你不养猪,你就走上了养猪之路。 牧原股份登陆资本市场后,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继续扩大产能。

“牧原坚持自繁自养一体化路线,养殖成本在整个行业中处于较低水平。与行业均价相比,牧原每公斤生猪出栏成本在0.5元左右少了,人均成本低了100元。” 冯永辉说道。 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生猪周期底部平均每头损失超过300元的情况,所以牧原的集约化养殖模式可以轻松以低成本渡过生猪周期。

对此,牧原股份董事会秘书秦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以目前全国生猪平均出栏价格来看,目前行业整体处于损失。 但与行业平均成本12元/公斤相比,牧原的低成本优势仍能抵挡价格下跌,基本处于盈亏平衡线上。

他还认为,生猪周期触底是不可避免的,但规模化养殖的优势可以让损失更小、损失时间更短。 比如2014年上一个周期的底部,整个行业亏损了一年多,而牧原只亏损了四个月。 此外,与非上市公司相比,牧原股份的融资能力得到增强,融资难度降低,这也对公司整体现金流和偿债能力起到了支撑作用。

对于2018年的屠宰目标,他表示,即使处于周期底部,公司的屠宰量也会按照生产建设计划正常增长,不会因为生猪高低而调整屠宰量。价格、总量增长将有序推进。

轻资产和重资产模型各有各的发展方向。

与牧原股份不断扩建、建设猪舍不同,河南主要从事生猪养殖的上市公司楚盈农牧则忙于出售猪舍,资产较轻。

3月10日,楚英农牧发布资产转让公告,拟在未来12个月内分批、分期转让其位于吉林、三门峡地区的部分猪舍及附属设施。 转让总产能为年屠宰商品猪约78.6万头、年屠宰商品仔猪约150万头、年屠宰生态猪约5.51万头。 预计交易金额不超过17亿元。

楚英农牧表示,本次转让后,相关合作方仅拥有固定资产所有权并履行合作养殖义务,生物资产所有权仍归楚英农牧所有。 本次交易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同日,楚鹰农牧还公告称,将根据项目投资情况,逐步向深圳市泽富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企业(简称合伙企业)收回不超过20亿元的股权,并按照《合伙协议》的规定,退出时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

两次公告后,鹰农牧37亿元总回报意图何在? 这要从其与牧原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说起。

目前,我国规模化养殖主要包括以文氏股份、雏鹰农牧为代表的“公司+农户”和以牧原股份为代表的集团化自养两种模式。两种模式最大的区别在于生猪养殖过程是由外部养殖户完成还是由公司自己完成。 “公司+农户”模式占用资金相对较小,易于扩大规模,而集团自养模式在生猪质量控制、食品安全、疫病防控、生产效率等方面具有较大优势。

“当生猪周期处于低谷时,集团自养模式的抵抗力相对较强,这对公司+农户模式的资金链提出了更大的考验。” 冯永辉分析,公司+农户模式需要与农户分享利润。 一旦进入疲软周期,相当于全国市场平均损失200元,而公司+农户模式的企业要向农民分配100多元的利润,累计损失300元元。 集团自营企业中,低成本、亏损企业较少。

不过,他表示,虽然弱周期给公司+农户模式带来了较大的资金压力,但从长远来看,低谷期会有更多农户愿意加入公司,这也是扩张的好时机。这个模型的。

出售猪舍补充流动资金实现轻资产、拓展全产业链模式畅通生猪周期,是雏鹰农牧近年来的发展模式。 公司2017年半年报中,养殖板块营业收入仅占总收入的53.96%。 粮食交易、互联网、金融服务等业务几乎占据了公司营收的一半。

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了公司的轻资产模式。 其表示,由于生猪饲料成本约占养猪成本的70%,而这部分成本无法降低,因此当生猪周期下降时,一般养殖企业的利润减少无法避免,可能甚至发生在某个时间段内。 价格是倒挂的。 2014年公司利润受生猪周期低迷影响较大后,2015年公司开始模式升级,将公司养殖板块的猪舍有条件转让给合作社。 今天的雏鹰模型实际上是做了风险对冲,可以有效规避周期性波动的风险。

这个周期的低点可能会跨越全年

尽管上市公司都有自己的应对生猪周期的办法,但弱周期对整个行业利润的影响仍然不可避免。 近日,国内生猪养殖行业龙头企业温氏股份、牧原股份、初盈农牧分别公布了2017年年报或业绩报告,周期的低谷效应已经出现了。

温家宝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56.57亿元,同比下降6.23%; 净利润67.7亿元,同比下降42.58%。

虽然鸡肉板块实现盈利,但生猪板块拖累了公司2017年整体业绩。温氏股份表示,受市场供需变化影响,公司商品猪肉生猪销售价格同比下降18.59% 2017年,虽然公司生猪养殖业务继续保持稳健发展,商品猪销量同比增长11.18%,平均销售体重同比增长3.65公斤/头,但这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太大的影响。足以抵消平均销售价格下降的影响,导致公司商品猪盈利能力同比大幅下降。 。

牧原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期内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00.42亿元,同比增长79.14%; 净利润23.66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88%。 对于能够在弱周期勉强维持盈利,牧原股份表示,得益于公司快速扩张,积极研发应用先进自动化养猪设备,实现智能化养猪,有效降低了成本。

此外,楚英农牧2017年业绩报告还显示,公司期内实现营业收入54.47亿元,同比下降10.56%; 净利润6.46亿元,同比下降25.64%。 业绩下滑主要是生猪市场供需关系变化等因素影响。 但同期,粮食贸易板块的增长填补了生猪养殖板块的缺口,其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4.49%。

2017年生猪周期虽然告别了高盈利时代,但整体仍处于微利区间。 本轮生猪价格大幅下跌后,周期亏损期正式拉开帷幕。

冯永辉分析,生猪养殖业已经告别前两年的盈利阶段,进入亏损期。 目前价格已经接近周期低点,但应该还没有见底,走出生猪周期底部还需要时间。 即使处于弱周期,生猪价格仍会因季节等因素而波动。

对于生猪周期走势,中泰证券研报也判断,2018年是生猪价格下跌的第二年,行业遭受损失,2019年大概率出现周期底部。2019年之后,下行周期基本完成,2020年大概率会出现上升趋势。